《唯美》南通读库阅读基地的首发活动成功举办

system 2021-03-26 680 返回列表

005Fxa7zly4gotvy8j0bkj30go0b40u1.jpeg

320日春分的下午,这本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品的《唯美》MOOK,在南通的读库阅读基地的首发活动上面世了,《唯美》的两位封面作家金宇澄、杨键到场,代表创刊号72 位艺术家撰稿人,与主编冷冰川进行对谈,活动由读库张立宪(江湖人称老六)主持。

一位是熟悉的好友画家,一位还有点儿陌生的同龄诗人,一位是粉了多年还失联着的偶像小说家,主持人老六非常激动,为了和他们每一位深入交谈,他没有安排三位同时上场,打算依次邀请分别“过招”才算过瘾。没想到,三位文艺大神竟是“很不爱说话”(冷冰川)、“也不爱说话”(杨键)和“更不爱说话”(金宇澄),一个比一个不会聊天儿,逼得“王牌主持人”老六发挥异常,硬是把一个“唯美”的读书会变成了“奇葩说”现场。但老六毕竟是“见招拆招”派老祖,他不慌不忙地抛出一个个令人尴尬而不失微笑的问题,三位嘉宾越聊越开心,从自己创作的体会,到为杂志供稿的种种,以及见到《唯美》的惊喜,整场活动一直在真聊不下去了和哈哈哈哈哈两种模式中切换,读者心满意足,现场样书很快被认领一空。

005Fxa7zly4gotvy8ogevj30go0b476y.jpeg

刻墨艺术家冷冰川,作为《唯美》的主编,第一个登场,接受了老编辑老六近乎苛刻的提问:“您自己给杂志打多少分?”“约稿时有没有不搭理你的?”“您这样的不随和,怎么能约到 72 位艺术家的稿子?”“请问这杂志还能有下一期么?”……冷老师一再地表示自己是个认真的人、随和的人,约稿时非常慎重,也向大家汇报了如何约稿、如何改稿的一些细节,他非常害羞,但打分的时候非常自信地给了 95 分!因为他总站在自己出发的地方从来没有轻易地改变立场:我只想要心尖上最真实的那一点点东西。这是《唯美》的选择标准。

画家、诗人杨键上来时,老六一时间有点困惑:同样高大魁梧,又同样敏感脆弱,同样欣赏小乌龟的仰望天空,冷冰川和杨键,难道是失散多年的兄弟?经过主持人详细的探问和比较,大家终于看出了一点点差别,用冷冰川的话说就是:他(杨键)那“一根筋”比我的更粗!杨键淡定的坐姿,疏离的、“独自”的气质,修行途中的迷茫和虔诚,给读者留下了新鲜的深刻的印象。

005Fxa7zly4gotvy8k3mij30go0b4q59.jpeg

老金,金宇澄,《繁花》《回望》的作者,在《唯美》左卷以画家的身份出现。无论是出版的文学作品中,还是在新媒体公众号上,金宇澄的画作从来没有像在《唯美》这样大规模展示过,并且被展示得这样好。老金说他很感动。作为当代最受欢迎的小说家,同时也是重要文学期刊的老编辑,金宇澄和读者诚实分享了两种角色的互相干扰,但同时又拿《小猫钓鱼》的故事做反面教材,鼓动大家要经常的三心两意才好。不知道在座的年轻朋友们听懂了吗?

虽然是轮流过招,仍免不了时常的“混战”。最扯不清的一个话题是“抢饭碗”。老六指着冷冰川说:你抢了我的饭碗,杨键抢了你的饭碗,金老师抢了你们的饭碗。作家、诗人、画家、编辑,四个人,都顶着不止一种身份,越界又越界,矛盾或者和谐,各人不同,各自探索,唯美是最高追求,最高境界。

 

《唯美》到底是怎样的一本作品?

 005Fxa7zly4gotvy8se17j30go0clabu.jpeg


《唯美》很复杂——它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主办,艺术家冷冰川主编,特邀著名出版人汪家明联合编辑,集结当代华人文学家、艺术家或跨界艺术的科学家共72位,以绘画、摄影、诗歌、随笔、小说、对话等形式,不拘一格谈论美。

《唯美》也很简单——主编们的初衷就是想做一本诚实说写的杂志,也就是市面上已经难觅的“纯粹精神美、感性又朴素真实的杂志”。它想要带给大家的就是这样一种朴素但真诚的面目,既作为找寻也作为观照的一种行动。希望让大家在匆匆而过的生命中,或许,能够短暂地为“美”而驻足。

《唯美》很热闹——七十多位当代文艺家的纸上聚会,内容涵盖了的方方面面,文学、绘画、建筑、音乐、摄影、设计,甚至医学,跨越时空,打破界限,融合、对话。在装帧工艺上,请著名设计师赵清操刀,以7种纸张2册分订,共收录500余张艺术图片,其中近300张为艺术家高清作品。采用雅昌专业高精细网线280线印刷,为读者呈现20余场纸上个展

《唯美》很孤独——那些关于“美”的顿悟时刻往往不是在人头攒动的环境中产生的,这些叩问美的时刻往往只能一人独得。无论是躲进天台养蚕三十年的梁绍基,还是执着于画钵的杨键,还是始终坚持野花写生的何多苓……他们身上都有股子蛮劲和对美的耐性。在对“生生之美”找寻的路上,耐得住寂寞,或许,蒙尘之眼也会在某个瞬间被照亮。

《唯美》是越界——艺术有门类,美却无界,作家画画,画家写诗,“越界”与“继承”,完美并存于这本诞生于特殊年份的杂志书里。本杂志无心插柳柳成荫,竟意外呈现了艺术家、文学家、设计家的另一面:小说家金宇澄在《唯美》中讲述了自己从小时候的随手一画到如今越界成为画家的故事;而画油画的毛焰,拿出了自己的诗歌,2019-2020年的最新创作;艺术家杨键则以20页的诗、文、画,立体展现了他独特的审美观。

冷冰川说:“美,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事。”但我们都明白“美”的精神是珍贵而充满力量的,这本诞生于2020这个特殊年份的《唯美》杂志书,就是为了表记当下这种美的坐标。尤其当我们的所有感官已经麻木于不间断的信息轰炸,便很难对美产生敏锐深刻的感知。而一本内容丰富的书置于身前,提供不可见的沉浸结界,产生巨大的能量,指尖触摸纸页抚过由时间凝结、铅字固定的智慧,的每个细胞都会被激活。

艺术家乐于创造,出版人甘心守护,“美”永远不会消失。即使时代的暴风曾经让“审美”遭到断裂,让人们不再常常谈起“美”,甚至好像忘记了美,但对美的追求,始终深藏于每个人心底。“那生生未成的火焰最美”,美,永远在路上。